当前位置:矿业>生活

浇禾

文章来源:九五至尊游戏最新网站网撰写时间:2021-05-10作者:曾秋成


  天刚蒙蒙亮,父亲就起床了。睡在堂屋左边卧室的大哥早就没了睡意,事实上,他昨晚整夜都没睡,想了很多自己未来的事情。

  大哥听到父亲的脚步进了厨房,也知道父亲故意把水桶弄得很响。其实父亲很想叫大家都起床,但鉴于昨晚吃饭时自己发那么大的脾气又不好意思说出口。

  大哥继续装睡,没有理睬父亲,却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。父亲挑着水桶出门了,大哥知道,父亲没有改变决定,还是要去挑水浇禾。母亲也起床了,不满地在厨房嘟囔着犟脾气的父亲。大哥起床劝住母亲,找了两只塑料提桶挑着出门了。母亲叫大哥别去,大哥没做声,母亲大声骂着大哥,大哥还是朝着家里的梯田方向走去。于是,母亲把所有的气都撒在了几只在觅食的鸡身上。

  大哥走到山下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,他远远看到父亲挑着一担水,用手扶着有旧疾的腰艰难地朝自家梯田爬去。大哥眼圈一红,觉得自己的父亲太可怜了,为了几个儿女读书,可以说什么重活脏活都做过。

  大哥觉得,以前自己的父亲是村里最帅气的,天热时,每次出门都是白衬衣套黑西裤,穿着薄袜子踩着黑色的人造革皮鞋,可自从自己上高中,妹妹进城读初中,家里的光景就一天不如一天了。

  前年母亲腰部骨质增生,不能弯腰干活了。弟弟患病住院,接着自己又患病手术。家里的积蓄全花光了,还欠了叔叔家不少钱。父亲也一下子老了很多。想到这里,大哥更加怜惜起父亲来,不由得加快脚步朝水沟走去,灌满两只提桶后,也朝自家的梯田爬去。

  在途中,大哥和父亲相遇了。父亲低沉地带着怒气地问大哥来这里干什么。大哥没回答,只是憋着劲挑着水往上爬。这样来来回回的十多趟,太阳也上来两丈高了,把人们裸露在外的肌肤晒得火辣辣地疼,但父亲和大哥没再说一句话。

  大哥和父亲相继把水倒进田里,原本有点湿润的田土开始有了水影。父亲紧绷的脸放松了些。大哥看到父亲没有休息,自己也不敢休息,但步伐明显慢下来了,水也不时从桶里晃出来,肩膀生生作痛,在汗水的浸渍下更加疼痛难忍。他知道自己的肩膀磨破皮了。父亲的步伐也慢下来了,左手深深地扶着腰的一侧,汗水完全打湿了后背的衣服。他小腿上的肌肉明显凸起,一根根静脉像一条条蚯蚓趴在腿上,那双长着厚厚茧子的双脚很宽大,在松软的浮土上留下深深的脚印。

  大哥看着这一切,内心很矛盾也很痛苦,甚至忘了肩膀的疼痛。大哥这次高考失利心里虽有不甘,但家里实在太穷,妹妹和弟弟也要上学,父母身体又差,农村的经济来源只有这么点,只有自己辍学去打工才能缓减家里的压力。

  谁知昨晚大哥一说出自己的想法,就被父亲狠狠地骂了一顿,说人一遇到困难时就逃避退缩,永远都不会有出息。“家里没钱就该想办法,让所有能够生钱的地方都生钱。梯田干了,别人放弃了,咱家就不能放弃,每天挑水也要救住那丘田。”父亲要大哥第二天也和他去浇禾,母亲觉得父亲是“愚公”,还要拉上她儿子,于是在吃饭的时候就吵了起来,大哥饭没吃完就进了卧室。

  大哥想到昨晚的情景,一走神,踩滑了,好不容易挑上来的水全撒了,跪在地上的膝盖被石头蹭去了几块皮,手指也被黄茅划开了好几个口子,鲜血直流。大哥的脸憋得通红,硬是忍着一声不吭。

  这时,父亲来到大哥身边,扯了一把桎木叶塞到大哥手上,大哥嚼碎叶子洒在伤口上。父亲要大哥坐下来休息,自己也挨着大哥坐下。父亲非常熟练地从衣袋里拿出一张纸,又从草烟袋里拿出一些烟丝包进了纸里,卷起来,点燃,抽起了草烟。大哥这才发现自己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抽草烟,而且动作娴熟,之前父亲可都是买香烟抽的。

  父亲问大哥累不累,大哥说还好。父亲不做声狠狠地抽着烟。大哥壮着胆子说:“这么大的丘田,浇水能解决问题吗?”父亲说:“尝试总比放弃好,农民看重的是种下去的庄稼能有收成。种庄稼,从某种程度上说要靠天吃饭,但遇到干旱或者水涝就放弃,那就一点收获也没有了。”

  大哥浇禾回来,肩膀和膝盖都受了伤,第二天,一瘸一拐地背着书包去复读了。父亲没去送,到邻村帮别人建房子了。大哥第二年考上了大学。

  大哥说浇禾那天晚上就下了一阵暴雨,田里的水都溢出来了,而天气预报是父亲每日必看的。

  大哥说,如今总会想起浇禾的情景,这不是人人都能“享受”的。
56.9K

九五至尊游戏最新网站-首頁|欢迎您